Shopping Cart
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yandge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ProductName }} x {{ selectedChildProduct.quantity || 1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VariationName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美漫年刊介紹

什麼是年刊? 美漫的發行主要以每個月或每兩個禮拜為一刊的頻率在推出,而對於多數以超級英雄為主體的美漫來說,「年度」或許是一個相對籠統且模糊的一個概念,以月刊為例,畢竟隨著每一期每一期的故事,經過一年的時間也就是12期的故事內容,故事在往前走,走得很快、劇情推展的飛快似乎也成了近年來美漫的趨勢。年刊本身最主要的功能之一,除了整合這一年來漫畫主線中的重大故事線之外,另一個就是補足一些故事中的細節設定,有時候故事主體牽扯的角色、事件過多的時候,為避免脫節奏或過於繁瑣來拿掉部分內容,使故事進展更加流暢,在這樣的情況下難免會有些說得不是這麼完整的地方,當然偶爾也會放上一些類似電影中所謂的「漏網鏡頭」,就是原先藝術家或作家的概念、想法最後卻沒有受到採用的非正式版本,這些都是年刊存在的原因。 從最初的經典英雄們所衍伸出的特殊產物 年刊這樣的傳統其實早在美漫剛開始流行的時期就已經存在,我們拿出歷史的紀錄來說說,過去的漫威、DC兩間出版社對於年刊其實都有著不同的做法及規劃,就漫威來說特別是最早於1961年由知名組合Jack Kirby與Stan Lee所創作的《Fantastic Four》(驚奇四超人),由於其中的幾個章節在正式推出的版本中沒有受到採用,但就這麼丟進垃圾桶實在可惜,對於創作者來說也等同努力的心血全都付之一炬,所以就以年刊的形式重新收錄其中,例如:《Fantastic Four》中的《Galactus Saga》章節就是這麼一回事。 緊接著來說說關於DC年刊的部分,DC也於同年推出了許許多多不同角色的年刊系列,最經典的莫過於其中幾位元老級英雄,當時1960-1961年與漫威同時期推出年刊的蝙蝠俠、超人等角色,年刊的傳統是DC與漫威都一直保留到現在一個相當重要的系列,它乘載的不僅僅只是這個角色本身的歷史或遺聞佚事還有整個出版社對於觀眾的承諾、創作者們對於自己的作品的責任、讀者對於角色本身的情感等多面向的深遠意義,這樣的代表意義是一般單行本或紀念刊皆無法取而代之的存在呢! 新秀的舞台VS老鳥的靈感集散地 講述了這麼多關於年刊的介紹後,是否年刊就只是讓那些知名創作者們留下其他尚被採用靈感的地方呢?當然並非如此,在這裡出版社們除了加深老粉絲們對於旗下各個台柱般的漫畫創作者之外更是一個提拔新人,讓他們嶄露頭角的絕佳時機,舉例來說:《Amazing Spider-Man》與《Captain America》這兩個系列作品可以說是漫威漫畫中最為歷久不衰的經典之一,而在這樣的年刊之中漫威會適時地將美漫創作新秀安排於團隊其中,給他們一個能夠讓更多人看見他們的機會與舞台,若年刊的銷量成績亮眼甚至有機會被提拔為主要負責的漫畫創作者,讓自己擁有更多機會與資源讓更多人看見自己的作品。 雖然或許這些創作者們現在無法擁有對於漫畫製作的自主權或者主導權,但這樣曝光自己的機會實屬難得,而漫威或DC這些出版社本身也能獲取到更好的漫畫內容,讀者也能看見更多故事以外的新創意,從此角度看來年刊也可說是三贏的一種刊物呢!  
2021-09-11

祝神力女超人80歲生日快樂

神力女超人的起源 初次登場於《群星漫畫》(1941年)中的神力女超人,至今已歷經了80個年頭迎來了與蝙蝠俠、超人、貓女等DC老牌英雄們同樣的80周年紀念刊系列,這個角色之所以如此重要,除了他在DC之中元老角色之一與三位一體的特殊身分外,真正讓她超脫漫畫、電影圈子,而走向世界政治最高殿堂-聯合國的原因是她被創造出來時,所賦予對於性別議題、性別認同的相關問題。 被噪音腰斬的聯合國大使 於2016年10月21日,也就是神奇女俠誕辰75週年,聯合國決定委任她為榮譽大使,負責在2017年推廣有關女孩和婦女的賦權運動,原先是規劃一年左右的任期,卻因為網路上許多異議的聲音,使得聯合國在同年的12月12日宣布將提前結束她聯合國榮譽女權大使的任期。網路上有許許多多質疑與支持她的兩派聲音,質疑她的聲浪中,最常聽見的便是認為神力女超人本身的形象「過於性感」,就算它的起源與女性主義相關,但這個「胸部豐滿、擁有常人無法達到的身體曲線的白種女人,不僅衣不蔽體,而且其服裝還體現美國國旗這一主題」,因為有著太多無法取得平衡的元素,使其任期於短時間內夭折。 80周年紀念刊系列 然而在這位高齡女神誕生的80周年生日時,DC不僅推出了80周年紀念刊系列並且在美國當地也發起一連串慶祝活動,試圖透過這個角色的歷史、故事、誕生背景來讓世界了解這個角色所被賦予的意義和使命是多麼的崇高。 以年代劃分更能貼近歷史本質 野伯就來說說這次紀念刊與過去相似及相異之處,首先相似之處,與過去的小丑、綠燈俠等周年紀念刊相同的是它將是本收錄多位作家、藝術家,透過幾篇Wonder Woman最經典的橋段來帶大家更深入地認識這個角色,並且以增量至100頁的One-Shot呈現,有趣的是這次的封面設定與過去以10年為基準來切割有很大的不同,這次神力女超人的周年紀念刊回歸美漫原始的年代劃分,以Cover F、Cover G、Cover H、Cover I四個封面分別代表黃金、白銀、青銅、摩登四個時期,完整四本無論是站在收藏或者紀念的角度上,絕對是意義非凡的,特別推薦給大家唷!  
2021-08-18

He-man傳奇

「萬能的天神,請賜予我葛雷堡神奇的力量」 相信對於曾經看過動畫的人來說絕對是相當震撼的台詞,就好像只要跟著希曼舉起手高喊,我也能得到力量一般,要說這是一部動畫片,我認為更像是一部長篇的廣告。會這麼說是因為《He-Man and the Masters of the Universe》太空戰士與宇宙大師(簡稱太空戰士)這部動畫片的起源其實並非如此單純的卡通。 太空戰士起源與美泰爾玩具 這就要說到太空戰士最早的歷史了,於1976年美泰爾公司的CEO-Ray Wagner(雷·瓦格納)因為無法達成共識的授權費用(當時的75萬美元),而拒絕了根據盧卡斯影業製作《星際大戰》系列動作玩具的交易,不過美泰爾對於這件事仍然耿耿於懷,取而代之的是轉向推出自創的玩具系列,誓言發展出能夠打敗星際大戰系列玩具的自主版權玩具,我們今天的主角-太空戰士。當初在製作的過程中,玩具設計師Mark Taylor說過自己的靈感主要來自於古代的克羅馬農人和維京人等,由於太空戰士與星際大戰的故事都與外太空、外星有些許關聯,也因此中間有段小插曲,就是骷髏王的手下「野獸人」這個角色,由於Mark原先的設計因為長得太像丘巴卡(Chewbacca)而遭到駁回重新設計。 為玩具鋪墊而生的動畫 現在讓我們回到影視作品的部分來說說,或許會有人認為美泰爾是為了玩具本身的推廣、銷量而找人製作相關動畫來帶動銷售,其實正好相反,80年代的太空戰士在還沒有動畫前,玩具就已經賣得嚇嚇叫了。美泰爾找來了Filmation Associates這間影視製作公司,這是一間善於製作科幻類題材的公司,其中最經典的作品莫過於它的動畫改編《Star Trek: The Animated Series》(星際迷航:動畫系列),而因為風格與星際大戰重疊性相當高,也是美泰爾當時相中這家公司的主要原因之一。 每個小男孩內心的渴望 起初美泰爾為了讓這個產品成功率增加,並緊緊抓住了目標顧客的心,他們找來了一群5歲的小男孩,將太空戰士的玩具給他們,觀察、紀錄他們玩的過程,看太空戰士能帶給他們什麼樣的影響,結果他們發現這群小男孩,因為討厭平時被老師、媽媽等大人們管教,他們想要做主、想要「力量」,就因為這樣他們在製作上強化了玩具的肌肉與體格部分,使他每一個看起來都像維京人那樣肌肉隆隆、體格壯碩。而後也有傳言80年代的《Conan the Barbarian》就是太空戰士的角色靈感來源,並且美泰爾還簽訂了一項協議,能夠被授權製作由阿諾史瓦辛格於1982年主演的同名電影。 我認為它擺在現在來說是個相當有趣的例子,看著現在的麥法蘭玩具或其他製作英雄漫畫中角色玩具的製作商,大多都是在漫畫的系列紅起來,或正在醞釀時才開始投入相關動作玩具的製作、生產。但在70、80年代時,卻是可以因為一個已經打得火熱的玩具,再去推出它的動畫,或者是玩具與動畫並行就像《Mighty Max》(萬能麥斯)那樣。  
2021-06-06

Marvel #1000 開箱!

今天來向大家簡單介紹一下Marvel的集大成作品,《Marvel #1000》紀念刊。這本書集合了Marvel中包含藝術家、作家、上色師、字幕師、線稿師等超過百位的人員投注時間與精力所完成的創作,其中的組成主要以眾多1-2頁左右的漫畫篇幅來闡述當時所發生的事件,例如:角色的初登場、電影的上映或者要角的死亡等。整本書中所有參與的作者群漫威也相當用心的以兩頁完整的頁面將其記錄於書本的最後兩頁之中,這樣的名冊紀錄尤為壯觀呢! 初始的設計小巧思 從本書故事的第一頁開始說起,此頁特別以全黑的背景,搭配中間一格經典老橋段的分鏡來營造出一種透過望遠鏡窺視的感覺,企圖呈現出懸疑的氣氛來為Marvel漫畫的初衷”驚奇”來做為鋪陳,緊接著後面兩頁便是《神秘漫畫》的偵探辦案與英雄元老之一-霹靂火的初次登場。 雖然是以漫威系列漫畫作為整本書的核心,不過在其中仍能看得出漫威歷史的痕跡與幾個經典老派英雄、角色是脫不了關係的,例如:X-Men。從整本書中在不同年份卻仍反覆提到X戰警中的角色就能夠略知一二,緊接著巧妙地在漫畫第六頁中以公民V(羅伯特·達·科斯塔(Roberto Da Costa))的出現引出X-Men中的三巨頭便是其故事的開端。 黃金年代後的一代銷售王-星際大戰 而星際大戰自從1977年起第一部電影《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與漫畫《Star Wars #1》同年出版後,就一直是漫威旗下相當熱門的作品之一,而特地將此篇收錄進這本屬於漫威的大歷史書籍中,主要原因就是它是漫威從黃金年代以來第一本銷量突破十萬本的漫畫書。由此可知星際大戰有多麼熱門,也因為這樣,系列電影更是出了超過10部之多,特別也將經典的代表人物一起收錄進了漫威歷史的一頁。 改朝換代鋼鐵人 如果你是一個鋼鐵人迷,那麼第72頁中這個用頭盔來描寫鋼鐵人從古至今每個造型的轉換與型態絕對是你不想錯過的精采頁面,從最初鋼鐵色、帶著像水桶頭盔的鋼鐵人開始,以面具的切換來象徵他經歷各種時期的變化、調整,漸漸到後面打開面具、露出東尼史塔克的臉,再由這張臉分崩離析,也許是想呼應電影《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犧牲的東尼,這樣的設計未免也太催淚了吧! 元老角色在漫威的地位 緊接著就要說到身為漫威元老英雄之一的經典人物-蜘蛛人,在此本書中的重要性了,回顧漫威或者美國漫畫的歷史,我們或多或少都能夠見到他的身影,例如:本書的第51、58頁中蜘蛛人懷念關的這個段落,出自於《Amazing Spider-Man》中,主角的愛人在第121期中被編劇賜死這樣的決定也撼動了整個美國漫畫的市場。這個事件的地位甚至被部分人當作是青銅與白銀時期的交界,認為在這個事件以後,白銀時候漫畫中的純真便漸漸消逝了。 於2019年八月底推出的《Marvel Comic #1000》為漫威漫畫80年紀念刊系列之一,雖然內含許多不同的角色與情節,不過我個人認為內容的製作較偏粉絲向一些,整體上除了算是漫威漫畫的歷史紀錄外,也是滿足粉絲可以一次囊括所有內容的最好機會!    
2021-04-21

電影鏡頭下的貓女

經過重新塑造的貓女背景故事 「雖然不能算是個英雄人物,但也並非是個反派人物」,如果要我形容貓女的定位,我想應該是這樣的。作為一個在蝙蝠俠系列相關漫畫中相當重要的角色之一,以她為主角的超級英雄電影卻只有2004年時由當時的性感女星Halle Berry(荷莉·貝瑞)所主演的同名電影《貓女》。 電影中主角菲利普斯是名化妝品公司的設計師,為了保住工作在夜深人靜時闖入任職的化妝品工廠,卻意外發現公司新產品背後不可告人的祕密而慘遭追殺滅口,但具有神秘力量的埃及貓將其復活並賦予其貓咪的能力與敏捷,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貓女。 從女性主義思維看貓女性格 菲利普斯藉由貓咪項圈中的紙條找上了歐菲莉亞,一名研究貓與古埃及的權威,在她的引領下成為貓女,並且告訴她成為了貓女後,意味著你能宛如貓一般的享受孤獨,成為一個不受世俗道德規範的女性,從今以後只需要為了自己而活。 眼看就要與原先拯救了自己的警官-湯姆墜入愛河的菲力普斯,在戴上面具的貓女身分與自己原先的身分之間拉扯著,在經歷了復仇的過程後,菲利普斯了解自己仍適合為自己而活,從而婉拒了湯姆。一個女人具有能力,並且擁有獨立的思想後,漸漸成為一個為自己而活的獨立個體,我認為這樣的轉化或許是電影中所想傳達的概念,女人也可以僅僅遵循自己的心意做決定,而非一定得有另一半或者受到世俗眼光的綑綁。 原著漫畫與電影角色的差異比較 漫畫中的貓女是以悲慘的童年經驗與其自身的舞蹈天賦來衍伸出貓女的性格與能力,進而成為一名具有高超竊盜技巧的重要角色,其相當強調自身的天賦、能力與自身的勇敢。在電影中貓女的身分卻是透過認可而賦予的,這點與原著差異甚大的地方也有些耐人尋味。 作為一部改編自DC漫畫其下作品的電影,除了貓女原先的形象以外,其他劇情幾乎都偏向原創的路線,雖然說原先漫畫中對於貓女的設定比起其他老牌的英雄來說本來就相對少一些,並非是這麼的鉅細靡遺,再加上電影中導演與編劇自己的想法,這也讓我們看到一個深植人心的角色也有著其他可能性,但不變的是電影中更加強調了貓女為自己而活,並且敢愛敢恨、有仇必報的形象,我個人認為其實仍然是屬於這個角色相當重要的特質呢! 同為獨立電影的討論分析 《貓女》作為一部僅僅角色借用於DC漫畫,劇情卻幾乎為原創的電影,這也讓我想到前年上映的《小丑》。作為原創電影,他們都擁有全新的故事線來重新將角色塑造成導演想要的樣子,《貓女》雖然當時在票房上表現得差強人意,但這樣經典角色的原創電影,我相信無論是對於導演、編劇甚至是演員本身都會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兩部片中的操作其實是有些雷同的,他們著重的點從來都不是主角本身如何在打擊犯罪或犯罪上有多麼駭人的表現,比起這個更多的是透過超級英雄原本的形象與現實結合來訴說一些更加真實且深層的概念。 《小丑》以一個經歷最糟一天的人,來表達社會底層人民對於這個社會結構的怒吼;《貓女》以揭穿惡質公司的不堪內幕,最後回歸到平凡女性只為自己而活的姿態,來詮釋女人也可以活得很精彩、自信。     延伸閱讀_亦正亦邪的性感女賊_貓女登場
2021-03-04

亦正亦邪的性感女賊_貓女登場

今天野伯想跟大家分享一個亦正亦邪的角色,有以下幾點特徵:高超的竊盜技術、並且與貓相關,我知道或許在台灣她的人氣沒有像蝙蝠俠、小丑那樣居高臨下,不過她身為DC宇宙中的元老英雄之一,同時被多數人認為是老爺的一生摯愛──貓女。 與蝙蝠俠高度相關的起源 由Bob Kane(鮑勃·凱恩)與Milton Bill Finger(比爾·芬格)共同創作的貓女,第一次就是在蝙蝠俠個人刊《Batman #1》中的尾聲中登場,而關於這兩位最初的創作者的後續發展也令人不得不感到驚愕。 Bob Kane,這個名字在美漫界裡有著另一個響叮噹的名號,那就是「蝙蝠俠之父」,沒錯他與Bill Finger便是當初最早創造出蝙蝠俠並且卻令其角色形象的組合,照理說他們應該能與其他許多創作出Marvel、DC元老角色的作者般不愁吃穿才是。但命運總是捉弄人,在1939年時雖然Bob承認Bill參與創造蝙蝠俠的地位,但是DC官方卻始終沒有承認這件事,在這之後Bob雇了另一位名為 Jerry Robinson的人做為新的漫畫助手,而Bill卻只能失望地離開這個團隊。 而我們現今所熟知的「貓女」這個角色,以及後續的經典反派其實是由Bob與其助手Jerry共同創造出來的,原先真正與Bob一起投入發想這兩個經典角色的Bill最後卻無法一起共享這個彼此貢獻出來的成果,說來也是相當的諷刺呢! 才初次見面就迷惑了布魯斯 上一段中說到貓女第一次的出現是在《Batman #1》,其實我認為他們相當巧妙地將這個角色加入劇情之中,其實在第一集中的蝙蝠俠比較傾向於一個一個的小短篇所拼湊起來的,前一兩個短篇其實重點都擺在蝙蝠俠、羅賓與犯罪王子小丑、班恩這些蝙蝠俠故事中的經典反派之間的互動。隨著故事到最後一個章節,這篇劇情說到蝙蝠俠與羅賓駕著快艇到豪華郵輪上準備追緝一群混上船的犯罪集團,就在蝙蝠俠與羅賓成功將罪犯們一網打盡後,本以為事件已經告一段落了。沒想到在這時候發現另一個想竊取船上金銀珠寶的小偷,而且這個小偷還狡猾地偽裝成一個老婆婆,隨後被蝙蝠俠拆穿了真面目,才發現居然是Selina Kyle,也就是貓女。 而劇情裡蝙蝠俠也罕見地放這名罪犯一條生路,甚至還幫助她逃離船上,雖然這集故事中並沒有出現她經典的貓女面具或緊身衣裝扮,不過也算是確立了她女賊的形象,放走她的蝙蝠俠也被推測是因為被其所吸引,才會故意幫了她一把。 童年與生活壓力下的重生 在貓女1994年版本的個人刊中也有更加詳細地描述了貓女的起源故事,故事中說到Kyle因為從小失去了母親,而造成的孤僻個性並不善於與同儕相處,學業成績不好的她雖然具有舞蹈天賦卻從不被認同,一次寒冷的冬天夜裡發現爸爸凍死在沙發上,從那一刻起她知道她必須要自立自強,雖然被社福機構送進了孤兒院,但卻處處被針對,直到她在偶然間發現了院長長期挪用公款的事後,被丟進大海中幸好她奇蹟似的生還並且控制住院長,拯救出孤兒院的所有孩童。 從這個故事中能看得出,Kyle悲慘的童年帶給她不服輸的性格,也因為她的舞蹈天賦與起身反抗的勇氣都是日後能夠成為能夠依循自己自由意識來行動的一名英雄。     延伸閱讀_電影鏡頭下的貓女
2021-02-20

美漫歷史學堂_青銅時代介紹

結束相對單純、浪漫的白銀時代後,美國漫畫迎來了一個更加寫實、赤裸的年代,今天野伯想跟大家說說關於美國漫畫中屬於「青銅時代」的小故事,這是一個關於美國漫畫與現實社會如何相互影響、改變彼此的過程。 關於投射至漫畫中的社會議題 於70年代開始的美國裡,漫畫、電影等娛樂產業正在蓬勃發展著,隨著經濟漸漸起飛、人民生活穩定三餐溫飽後,開始聚焦於社會議題上,開始有作品內容涉及政治、歧視、貧富差距、毒品以及酗酒問題,甚至也牽涉到部分的宗教相關議題,都讓美國人民開始放上更多精神與心力去關心。作為貼近人民生活的娛樂,美國漫畫的作家與藝術家也開始以類似的題材作為靈感來創作,我們可以看到當時的兩大漫畫出版商巨頭DC、Marvel都各有多部作品與之相關,以下就讓我舉幾個例子來跟大家介紹吧! 以元老角色來做為反毒大使 在當時Amazing Spiderman #96-#98期的故事《Green Golbin Reborn!》中,都同時講述了毒品對於人的害處,在故事中Spiderman救下了一名因為吸毒產生幻覺而從大樓上跳下自稱會飛的男人,其中#96期的封面中後景深裡探照燈照著蜘蛛人的光明正義與前景中被警察所搭救的毒蟲形成強烈的對比,看到這裡其實是很佩服當時的出版社、作家與藝術家,能夠有勇氣能與從1954年開始就成立的漫畫準則管理局(CCA)公開抗衡,做為當代漫畫出版社的大老之一,不僅僅是Marvel這麼做,緊接著來介紹當時另一個業界龍頭的故事吧! 寓教於樂才能讓孩子們欣然接受 當時當紅的超級英雄角色Green lantern以及Green arrow曾經出版過一系列在同一個故事中一同打擊犯罪的篇章,那就是Green lantern/Green arrow #85-#86期的《Snowbirds Don’t fly》故事中,這是由Denny O’Neil和Neal Adams共同創作的故事,在故事中Green lantern和Green arrow在無意間發現了故事中的少年英雄Speedy其實是個有注射海洛英習慣的癮君子,而漫畫內容也利用這個橋段來教育當時的青少年讀者們毒品對於自己的壞處,憑藉此事來為導正當時社會風氣或多或少貢獻一己之力,為當時的社會黯淡的社會風氣注入一些新鮮、正面的能量,而且這樣的效果其實比起政府的宣導來得有效用多了,畢竟漫畫當時在青少年間是相當流行的刊物,在耳濡目染下也能達到教育的目的。 美漫國王的奇幻旅程 最後再補充一段關於美漫國王-傑克·柯比(Jack Kirby)的小故事,這件事可以算是間接地影響了青銅時代,甚至是整個美漫產業的發展。做為Marvel的當家漫畫劇本作家是Kirby被人所熟知的一塊,但你可能不曉得他也曾經待過DC出版社,1971年Kirby花了約兩年的時間商談遷至DC的交易,在70年代末期他簽下了三年的合約並且附有兩年的選擇權,而在這段時間他創作了相當經典的系列《第四世界》,其中包含了《Mister.Miracle》、《New Gods》、《Forever People》以及超人的好朋友《Pal Jimmy Olsen》等故事與角色,而他的決定也令當時手下的創作團隊人員免於失業。 1975年Stan Lee在當時的Marvelcon’75上正式對外宣布Jack Kirby再次回到Marvel繼續為公司效力,對於Kirby的歸來大家都欣喜若狂,而Marvel當代最強的藝術家、作家等漫畫製作團隊再次合體,當然也在不久後端出了讓大家為之瘋狂的《銀衝浪者:終極宇宙體驗》,做為漫威小說系列的作品,這部作品也被認定為是漫威的第一本圖像小說。 青銅的結束 關於青銅時代的結束時點,可以追溯到美國漫畫中第一超級英雄交叉的大事件《秘密戰爭》,這個事件就算擺到現在仍然可以說是相當特別的事件,其中牽涉到的故事、英雄都算是數一數二多的,而這樣以一個涉及多故事線、多超級英雄角色的創作手法也是從這時候開始的,在往後的漫畫作品中,無論DC或Marvel都陸陸續續推出各種各樣的大事件來串連起每一個獨立的故事與角色,使故事能訴說地更加多元與完整。   延伸閱讀_美漫歷史學堂_美漫編年史 延伸閱讀_  美漫歷史學堂_黃金時代介紹 延伸閱讀_  美漫歷史學堂_白銀時代介紹
2021-01-12

第五章 連他的份一起(終章)

  卡爾斯想通後,用雙手拍了拍臉頰,提醒自己必須振作起來,才能夠做出不辜負歐伊的決策,一把推開了帳篷布,昂首闊步邁出步伐,現在的他能夠更加冷靜對隊伍做出最好的決策,以面對這場戰役,並且…這也是為了支持自己的歐伊,無論如何都必須突破重圍,不能繼續在這裡畏畏縮縮的了。   再次對著全體官兵們喊話,這次喊話為的是要提振他們隊伍的士氣。 「全體官兵注意!我要你們每一位都成為小號手,反擊的號角,此時此刻由我們來吹響!」 「是的!長官!」官兵們以振奮宏亮的聲音回應了卡爾斯。   因為戰友不幸命喪沙場而感到沮喪的卡爾斯,在好友泰爾的鼓舞下重整士氣,帶領後勤部隊向前推進,並成功突破重圍控制住了戰場,後面跟上的大部隊更是一同鎮壓住敵國,這也使戰役至此告了一個段落。   看著這樣結果的卡爾斯,臉上沒有任何喜悅的表情,反而有些鼻酸,望著敵方領土上一個個被我方控制的士兵,卡爾斯仍然對於戰爭的原因無法理解,但至少……,至少對於歐伊的壯烈犧牲,他得到了一點得以慰藉自己的解藥。   「歐伊,當初我無法保證你的安全,但現在我有能力將你帶回家」 「上次你讓我相信你而去衝鋒陷陣,現在換你相信我這次了!」 「我發誓,我一定會把你好好送回家,讓你好好安息的」 敘述至此卡爾斯再次流下了男兒淚,但這次並非是充滿悔恨與絕望的淚水,這次,是屬於喜悅的淚水,是與歐伊「一同」共享的喜悅。  
2021-01-08

第四章 堅定意志下的淚水

  「報告長官,後勤部隊已抵達,請長官指示下一步行動」 此時,補給隊隊長宏亮的呼號聲透過無線電傳到了卡爾斯耳裡。   「指揮官收到」 他收起無線電、拋出繩索,並熟練的固定後,踏著土牆一鼓作氣要爬出壕溝,與補給隊會合。 「報告指揮官!泰爾少尉與補給隊全員在此聽候指示,請指揮官下達戰鬥指令!」 泰爾簡單的整隊後,眼神堅定、鬥志高昂的向卡爾斯報告。   「全體注意!2分鐘內就戰鬥隊形C開始部屬位置,以迎戰敵方單位。」 「在散字斷後立刻執行命令!散!」 眼看各個後勤部隊士兵開始執行分派的任務後,身為與卡爾斯軍校同屆畢業的泰爾很快地從卡爾斯臉上的表情看出了他的不對勁。   「兄弟,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雖然…你看起來很鎮定,但從你的臉色看得出你有些心事呢!」 在指揮官的帳篷裡,泰爾以朋友的方式搭著卡爾斯的肩說到。他了解卡爾斯這個人,向來不會將自己的軟弱在他人面前展露出來,或許只有這樣才能不被人所看出自己的弱點。   這一問,結果是讓卡爾斯的情緒瞬間潰堤,眼看他緊握著雙拳,全身激動地顫抖著,隨後才釋放出止不住的悲傷,眼看兩行在部下面前不知道強忍了多久的淚,經過臉龐、沿著側面的稜線滑落到下巴,卻始終繃緊著神經,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歐伊……歐伊他……」 「我們…沒有辦法遵守當初的承諾……,一起回家了……」 「怎麼會?為什麼是他?」 「要是我當初否決他到前線的提議,是不是……」 他情緒低落、思緒紊亂的喃喃自語,這些話是剛剛在壕溝裡曾經縈繞在他腦海揮之不去的想法,並痛苦責難著自己的決定,不斷陷在情緒的漩渦中,久久無法抽離出來,就算是指揮、下達命令也只能暫時忘卻而已。   泰爾聽完一句話都不說,握緊了拳頭、瞄準卡爾斯的右臉頰,用力揮了過去,一記右拳揮向了卡爾斯的臉上,這拳頭的手勁不小,強大的力道甚至使得卡爾斯站都站不穩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並緩緩抬起頭看著他但仍然不發一語,還是剛剛那個洩了氣的氣球,癱坐在地卻無力反應泰爾的這個舉動。     泰爾蹲下以堅定的眼神看著他,雙手一把揪起他的衣領,並將眼光看向卡爾斯肩上的軍階憤怒的對他說。 「別這麼沒出息啊!」 「你現在是指揮官,你有責任帶領整個後勤部隊衝鋒陷陣,而不是在這裡像個孩子似的跟我訴苦、祈求安慰,不是嗎?」 聽完卡爾斯的話,當下泰爾一時情緒激動,難掩心中怒火,提醒了他現在自身的責任。   卡爾斯冷靜後,站了起來,並對泰爾說。 「謝謝你,泰爾」 「現在整個隊伍需要我的領導統御,我沒有悲傷的權利!」 「現在的我不該被困在情緒帶給我的枷鎖之中,應該掙脫並且反擊這些束縛我的情緒,它們都無法就這麼打倒我!」  
2021-01-08

第三章 幸福總是很短暫

  在一陣全速衝刺後,終於來到壕溝前,卡爾斯收起無線電,熟練地撐起身子並轉身,以流暢的動作跳下了壕溝,確認安全無虞後,再次拿起了無線電繼續呼叫著。   「歐伊!歐伊!聽到請回答!」 「歐伊中士!」 從剛開始激動的情緒,到漸漸冷卻,一點一點接受歐伊再也不會回答的事實後,漸漸鬆開原本緊緊握住的無線電,右手摸了摸鋼盔的帽沿,像是沒了魂魄的空殼,腦中一片空白的他,只能呆坐在壕溝中,下一秒對他來說時間宛如靜止般。   「拜託,別告訴我這是真的!」 「老天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對吧,一定是這樣的吧……。」 在卡爾斯的心裡這些話不知道已經重複輪迴過上百變,甚至上千遍了。   卡爾斯無力的癱坐在壕溝的土石地上,整個人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頓失活著的動力,此刻他雖然身處戰線之中,卻像是隔絕於這個世界般,聽不見周遭的聲響。不論是砲彈發射時所產生足以震碎耳膜的聲音;還是敵軍為了火力壓制而從沒間斷的機槍掃射發出的刺耳音頻;或者多個手榴彈引爆,所造成在他身旁發生共振的炸裂聲。   自然垂擺著雙手,感受步槍在身上的重量,卡爾斯在這幾分鐘內腦海中只有他與歐伊在軍隊裡一起度過的時光。   「能不能快點結束這一切?」 「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不想再失去重要的人了」 「究竟,這場戰爭是為了什麼?這場戰爭甚麼時候才能夠結束,我已經受夠這一切了。」 卡爾斯腦海中閃過了幾個念頭,他無法為自己解答上述這些問題的答案,開始有些逃避的念頭,甚至開始懷疑起這場戰爭開始的意義、眼前這些流血的殺戮究竟是為了什麼?   「要是當初我們沒有選擇從軍的話,現在是不是就能夠跟歐伊一起無憂無慮過著平凡、簡單的人生呢?」 「要是早一點退伍回到家鄉,是不是歐伊就不會戰死沙場?」 「要是我……要是我在歐伊提出吸引敵火的戰術時,我能再強硬些否決他的提議,會不會…現在他還能夠活得好好的?」 「還能夠跟我們一起回國?」 卡爾斯相當自責地想著這些問題,心理的壓力使他無心應付戰場上的敵人,只是懊悔坐在壕溝裡,被痛苦與喪氣所綁架了思想,腦中不斷陷在這些問題中,一點一點的失去了鬥志。   此時無線電傳來了友軍的呼叫。 「前線指揮!前線指揮!聽到請回答」   「前線指揮!前線指揮!收到」 「報告,職在靠近東區500公尺左右的壕溝中,請求支援」 卡爾斯握緊無線電,並以鏗鏘有力的聲音回答著,畢竟戰場上不能展露出太多自我情緒,現在仍在作戰。  
2021-01-08